裴子渝.

2018.3.1
记录一下一寒假读的书。
明天生日,十五岁,及笄。
后天开学,跳级读一中,在实验班蹀躞。
也算是,无语凝噎?
退网。
毕竟向往pku啊。
LOFTER小透明,但也有给我分享喜欢的,在此子渝表示万分感谢。
再会了。

2018.2.18 自白

 
  沈微之
  
*
“酒已都醒,如何消夜永。”
何况我从来没有酒,只能孤身长夜对长灯。
  
  
  戊戌新岁的第二夜,夜中一片阒然,我躺在乡关朐城的床上,耳畔是祖母舒缓的呼吸声。窝在厚厚的被里,在狭小的空间里勉力撑起一片广袤天地,开始客寄人间十五载的第一次关于人生,关于自己的深思熟虑。
  
  
  “忆往昔与追佳期”,这是我在期末考试的考场上想到的年终总结的题目。突如其来的保送计划打破了我的安排,所以借年终总结的机会,回溯流年,走过两年半的光阴,去忆往昔,去追佳期。
  
  我还记得,初一时的我孤僻冷漠,因为暂时的优秀而心中窃喜,正如张爱玲笔下的薇龙的姑母,妄图挽住时代的巨轮,在自己的壅塞天地里,关门做“小型慈禧太后”;又像楚王问鼎般荒唐轻狂,对外面的大千世界怀着源自不屑一顾的觊觎和睥睨。读文章寻章摘句,做事情消极偏激,把给旁人造成麻烦的阴郁当做自矜的资本,恬不知耻地高吟大醉,还不知为酗酒买单。高悬榜首的名字压抑不了心中不住咆哮嗥鸣的野兽。
  初二的时候心境竟然稍好些,学会了一晌贪欢,略略明白了人情世故,也渐渐地学会笑闹。成绩波动大了,勉强保住第一集团的位置,理科极差,物理成绩实属惨淡,不是惨淡经营的惨淡。记不太清那时候的举措,大概是沉迷于虚拟世界的殊荣和同学之间带着虚伪与欺骗的懵懂稚涩的情感吧。至今仍历历的,是初二的一次潍坊市的素养展示,当两张全市第一名的语文英语喜报和一张数学不及格的“讣告”一并堆到我案头的时候,我竟不知道该悲还是该喜,只能是“含着眼泪的微笑”了,殊不知这在我千疮百孔的心里又留下了一个可怖的血窟窿。那一段时间里,自诩聪明晓畅的我不争气地垮了,开始质疑我的出路,用哭肿的眼睛带着十二万分的怀疑与焦虑审视我的未来:那里终究有没有路。刚刚尝试微笑的我又合上了干涩的唇,垂下眼睫,继续那仿佛真正属于我的苦吟焦思的生活。一天一天这样过。
  转机发生在初二下学期的五月。当语文老师满怀期待地将国学大赛的通知递给我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极其忐忑的。但对上老师承载鼓励和期冀的目光,我忽然明白了机遇正在前,并于霎那间意识到了自己的任重道远。捧着红头文件和厚厚一摞资料,难以自禁的喜悦涌上心来,忽然有了贾岛笔下剑客的些个豪气。“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韬晦已久,只待——“今日把示君”。这的确是我当时的心路历程。
  由不宁质疑,到欢欣狂喜,再到后来的平心静气。我用了许多个三更灯火五更鸡,终于在胸膺中画好了万竿竹子,只待期至。后来的故事顺遂得难以置信,利刃出鞘,所向披靡。纵情吟咏间我已攀上难以企及的峰巅,苦求不得的成功这回兴冲冲地自己迎面扑进了我的怀,我是在朦胧与恍惚间登上领奖台的,颁奖那刻,我讲感言,谦逊慨叹间,台下已叫绝。
  顺风顺水的故事总是无需赘言,刻画渲染苦闷凄然久了,讲起春风得意,倒真是有些不适宜,或言多必失,未免有自吹自擂之嫌了。索性草草勾勒几笔,毕竟自信风华会永驻那瞬,在意的,是不会轻易忘怀的。
  潍坊市国学达人挑战赛上似乎更加如意,马蹄轻疾,高歌猛进,以压倒性优势夺冠,一月之后,再登奖台。
  省赛夺魁,连中三元,再续华章。更有幸结识友人,如饮醇醪。
  国赛小折戟,榜眼名存也无遗恨。尽览六合英杰,方觉眼界始开。
  ……
  
  一系列国学大赛带给我的荣誉值得珍藏,它带给我的自信态度和从容仪态更值得不忘。我从不知曾点公西华所系何人,到谙尽“风乎舞雩咏而归”的个中滋味;从独学无友孤陋寡闻,到交游群贤“落地为兄弟”;从目不窥园不闻窗外事,到开眼看世界致力远方……我解开了心结,趟过了天堑,寻找到了真我,看清了本心。无论何时忆及此事,嘴角抹不掉的笑意,便是对此最好的评判。
  很庆幸,成功并没有冲昏我的头脑,相反的,在胜利的讴歌下,我人生的战歌正越擂越响,置地铿锵。在全班的掌声,老师们的赞许褒扬中深深鞠躬,大概就是对上文很好的印证吧。
  从曲阜归来之后,我拿出了同致力国学一样的热忱来苦读钻研,让心中的战歌激荡飞旋。期中考试的滑铁卢确实使我沉郁,风光之后显露出来的问题,消解不了的误会所带来的麻烦,无穷的猜忌讥诮纷至沓来,也都给我沉重打击。但褪去了十三岁的稚嫩,迎来了十四岁新生的我已经在鲜花掌声中学会了泰然接受,牢记范文正公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将苛责讥讽坦然面对。原来处世文章说小即极小,把握本真,不忘初衷,无愧天地,经得言语,再加之坚定不移,便是极好的一套学问了。
  我仍有许多不足,读书不够多,思想不够深,但我会尽力弥补,现在要做的,是在“识遍天下字”前虚心添上发愤。
  再有。《红楼梦》里说得好:“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后来友人问我见解,当时惘然无话,如今想来倒有些明了。人不可做水中孤岛,风中飘蓬,总要入世,总要处世,不可能遗世独立,不可能从心所欲。胸中丘壑与奔走忙世在某种程度上不是针锋相对的。知世俗而不庸俗,以出世精神做入世事业,谈笑间可以与他人共酌一樽风月,闭目时又拂拭明镜台,勿使惹尘埃。精神清明,本心纯粹,哪怕染了一身烟火,骨子里也是一样的傲然 。或许这才是最好的双全法,在友人扶掖下,终于也算参透一二,不再为此烦忧了。
  ……
  
  我笑着走过于我来说非同寻常的2017,也走过初中的岁月流金,留下可喜可贺的成绩。最后的一点点措手不及,也在填报一中实验班志愿的自信独立中消失殆尽。
  我长大了。
  
  
  
  我坚信,我可以笔走龙蛇,写下俊逸飘鸿章句,自然就可以潇洒自如地挥动如椽之笔,在人生的卷轴上欣欣然落下浓墨重彩的笔迹,惊云游龙,也难企及。
  忆往昔峥嵘岁月,追佳期胜意华年。
  
  
  
  跋
  
  回想三年,且做笑谈。他日把酒言欢的时候,还能多一道虽不甚美味、但回味弥久的下酒菜。
  
      
                        2018.2.18日凌晨
                               沈微之
  
  
  

20180213 读毕
《干校六记》杨绛
《漫话中国历史·春秋篇(上中下)》
《左传》三篇
《史记·屈原贾生列传》

20180211

2018年2月11日 贺《国家宝藏》完结!
华夏先音,大国匠心,中华文脉,盛世威仪 。
父母说这是看过的最棒的节目,我亦然。

20180210 读毕
《简·爱》夏洛蒂·勃朗特

20180206 读书
《认真地年轻,优雅地老去:杨绛传》王臣

放鹤亭忆语: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廿三日

我坦白了,我放下了。
我试着抛掉毒蛇的信子,除却毒蝎的躯壳,露出稚嫩的婴儿般的脸庞。
我没有心,不能耽搁别人的心。
我有志了,我该努力。
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

补发一张2006版,很久以前的书了。

关于2017年新版初一上册历史教科书:
⑴昨天下午无意间刷到这样的微博,始知大事发生,胸中义愤激荡,滚了热泪,但仍报着侥幸心理,自我宽慰说那是以讹传讹,结果很显然我错了。
⑵向朋友讨要初一同学的联系方式无果,自己查找了电子课本。
⑶仍是不死心,仍是侥幸,今晚晚自习前第一次去了初一级部,向初一的陌生校友借了一本教材。以前有冒顿单于、匈奴崛起、汉武帝对匈作战、卫霍击匈奴以及昭君出塞的地方已经杳无踪迹,印象中的十四课业已消失殆尽,顿时百感交集。捧着旧课本,怔怔看着新书,五内俱焚不知所云。
⑷也许会有人觉着我们这样的萌历史的妹子不可理喻,为了一个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前就化为尘埃,湮灭于嬗变的人物痛哭流涕,实在是愚不可及,为了分明是为了减轻学生负担的正常删改修订而小题大做,简直玻璃心得登峰造极。然而我想很多同好们都这样做了。有的人,对于一些人来说是腐朽白骨,对于有的人来说,是屹立千古的英魂。是的,就是这样。我会接着不顾形象的在茂陵前大恸,在幻想中的上林苑里或喜或笑,还会在他们驰骋过的河朔饮歌长啸,犹如他们那样的,豪气万丈的汉家儿郎。
⑸冠军临瀚海,长平翼大风。
至少我仍记着,华夏宇内,八荒六合,还有千万汉家儿女记得。
历史就在那儿。
大司马大将军长平侯卫公青千古。
大司马骠骑将军冠军侯霍公去病千古。
谨上。
2017.12.10 21:55

道歉

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烛残漏断频欹枕,起坐不能平。

*给后主写祭文,已经坚持了五年。今年事多不易,身处病中,祭文恐怕无暇顾及。后主勿怪,勿怪。